暮尽朝来

示人本相 第七章 (韩沉X蒙少晖/澜巍衍生)

即墨唯:

韩沉是个从不让李润珍操心的儿子,从小到大他都表现的与他年纪不一致的成熟。从牙牙学语到他考上公安大学,再到就业。

李润珍的一腔母爱没有用武之地,最后只能寄希望于未来能抱上孙子孙女能让她好好儿疼一疼。

 

上天仿佛是听到了李润珍的诉求一般,冒出来一个叫蒙少晖的男孩儿。

长得漂亮,性格内敛,韩沉有关于他的身世说的不多,但是从侧面,李润珍大概知道蒙少晖亲情方面缺失严重才会导致现在这样的性格。

这更让李润珍心疼,她不肯按韩沉意思回家,硬是要跟着徐婶一起留在韩沉这里照顾蒙少晖。

 

韩沉见李润珍坚持,只得端着做好的饭菜去跟蒙少晖商量试试。

 

卧室打开门,蒙少晖蒙着被子一动不动。

 

韩沉把饭菜放在床头柜上,坐在蒙少晖身侧,拉开他的被子,道:“是我。”

 

蒙少晖看看韩沉,又看看卧室门口。

 

韩沉随着他的目光向后看了一眼,道:“我妈没有过来。”

 

他伸手扶着蒙少晖坐起来,在他腰后垫了枕头,熬得软糯的白粥放了一点菜,递给蒙少晖:“你不喜欢我妈?”

 

蒙少晖其实都没有来得及看韩沉的母亲长什么样子,他倒不是不喜欢。只是,怕。

 

韩沉看着蒙少晖吃饭的动作,一边给他添菜,一边道:“我家里只有我一个,我爸也很忙,我妈和保姆徐婶两个人整天在家里,很寂寞。她喜欢小朋友,性格也很温和,在我的记忆里,没有听到她和谁吵过架,也没有听过她大声骂人。她很喜欢你,让我来跟你商量,我不在的时候,她可不可以照顾你?”

 

蒙少晖吃饭的手蓦地停了下来。

 

韩沉也跟着顿了顿,看着他:“你如果不喜欢,可以拒绝。”

 

蒙少晖垂下眼看手里的白粥,白粥熬得火候掌握的一定很好,看起来软糯,入口还有一丝米香的清香,他有多久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他已经不记得了。

韩沉双手递给他了一个巨大的可怕的,诱惑。

 

蒙少晖从内心产生惧怕,这种惧怕在他的极力控制下,他才没有让端着白粥的手发抖。

 

他告诉自己,韩沉是好意的。

韩沉的妈妈也是好意的。

 

他如果拒绝,韩沉也会跟着消失吗?

 

蒙少晖抬眼看向韩沉。

 

韩沉也看着他,双目沉静,充满温和。

 

韩沉是蒙少晖的太阳,他只被照射了短短的一段时间,如果这个太阳在这个时候离开……

 

蒙少晖垂下眼点点头,勺子舀了白粥送进嘴里。

 

韩沉看着他,确认道:“我妈可以留下来照顾你吗?”

 

蒙少晖又点点头,并且“嗯”了一声。

 

韩沉如释重负,深吸口气。

 

如果蒙少晖愿意李润珍照顾他,韩沉是很放心的。自己在警队也不会一直挂念着他。

 

得到蒙少晖的允许,李润珍进了卧室。

 

李润珍接过蒙少晖手里的碗,对他温柔一笑,舀了白粥递在他嘴边,道:“我叫李润珍,你可以叫我珍姨,你有任何需要的,都可以叫我。我很开心认识你。”

李润珍笑的温柔,笑的开心。她是从内心希望能走进蒙少晖的心里,也是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个文弱少言的男孩。

 

蒙少晖小心翼翼的喝了粥,看看李润珍,又看看在她身后站着的韩沉。

 

弱者总是容易引起人的同情心理。

 

韩沉认为自己也是这种人。

 

只是这种心理却在过去的三十年很少出现,乍一出现就这来势汹汹他也是没有料到。

 

开车回警队的路上,李霄的电话终于又打了进来。

 

江北市公安局以及蒙少晖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民警都已经全力配合调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确实没有蒙少晖这个人。

而在这个山村里,有一个和蒙少晖类似身世的人存在。

 

经过调查走访,那个人叫吴辉,已经消失无踪,最后一次在众人眼中出现的时间,是大约这个孩子9岁那年。

9岁之前,他跟着父母姐姐和奶奶生活在一个漏雨的破石屋里,他们兄弟姐妹一共四个,吴辉是最小的那个。从小家里穷,也没有钱供他们读书,吴辉便是靠拾荒为生,卖出的钱大多也都给了父母。

吴辉在七八岁的时候还因为去十公里外的学校蹭课被打了一顿而出了点儿名。

此后,吴辉的父亲带着他一起外出打工,就再也没有音讯。

 

李霄说完这些,深吸口气,道:“头儿,那山村实在是太穷了,信息也滞后,尤其是网不通电不通,当地派出所户口排查失职。这孩子都丢多少年了他们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连吴辉的家人,那仨姐姐都没有音讯。”

 

其实李霄和齐欢心里都有个结论,这几个孩子大约就是因为过不下去,不是卖了就是丢了。而吴辉,如果后期再进行信息认定,调查取证,说不定还真是后来的蒙少晖。

 

韩沉开着车,在路口等红绿灯时,道:“你们两个回来吧。”

 

“好的,头儿。我一直有感觉,那个蒙少晖可能真的是有问题,从他的户口到他在福利院出现的时间点,再到牵扯进咱们这个焚尸案……他有可能是在说谎,扮猪吃老虎呢。”

 

“嗯,我知道了。”韩沉挂了电话,坐在车里看着红灯倒计时。

 

蒙少晖双眼里的单纯和他对外界的惧怕,不是装来的。

 

巧合如果出现一到两次,还能称之为巧合。但是如果出现的太多呢?

 

韩沉打开副驾驶的储物箱,摸索半天。

 

后面的车按了喇叭,他抬头看到绿灯。

 

踩了油门,汽车滑过路口,韩沉打了转向灯,停靠在路边。

 

他终于摸到了烟。

 

打火机点燃,深吸一口,韩沉皱着眉,打开了车窗。

 

他现在在自己的眼皮下面,还算好观察。

只是如果蒙少晖真的是那个穷凶极恶的歹徒……韩沉拿出手机,拨了李润珍的电话。

 

李润珍接的很快,她声音很轻:“怎么了?”

 

“蒙少晖呢?”

 

“睡了,刚睡着。孩子挺没有安全感的,睡着了那手也是紧紧抓着被子。”

 

韩沉想给李润珍一些警示,又怕惊动她,平白增添她的担忧。

 

他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你跟徐婶去附近超市买点他需要的必需品,睡衣穿的是我的,也不是很合身,再买一套。”

 

“好,好。”

 

韩沉挂了电话,打开手机APP,把他当初买房子装修时安装上的摄像头启动打开。

 

他当初安装摄像头,纯粹是因为职业习惯。后来也实在没有什么防备的,渐渐也就弃之不用了。

 

而现在,万万没有想到它有一天会有这样的用处。

 

蒙少晖蜷缩一团,抓着被子睡得很不安稳。

韩沉盯着看完一根烟的时间,把手机架在支架上,启动汽车,打了方向盘掉头,朝福利院方向驶去。

 

 


---------------

最近太忙了,更新跟不上

豆花花花:

【我已经更新了更详细的受害经历,戳我头像主页就有,求大家扩散那条】
【我已经更新了更详细的受害经历,戳我头像主页就有,求大家扩散那条】
【我已经更新了更详细的受害经历,戳我头像主页就有,求大家扩散那条】

还请大家点进这家公司的公众号点“投诉”!!!,输入“恶意压低价格”!!抵制辣鸡公司TT

我他妈真的要气哭了,大半夜遇见这事,我给jingsee公司画了8张试稿/2张终稿,并上交了原图,因为是看在朋友在这家公司里,最刚开始说好的按销量比算钱,合同也是有的,结果拖了一个月都没给钱,合同也不发,最后告诉我只要一张,就200,卧槽长期,版权不归我,就200??
还以删记录要挟,欺负人是吧?

【p2是那人微信,p3是他们公司标志】真心求求大家扩散一下,别再去给这个公司投图了,开头说好的,各种翻脸,各种呑图,大概就是看准了大学生好欺负才一直这样做的,大家小心一点……别再被这样的无良公司骗图了……
【p4是他们公司公众号,目前为止的售卖都是通过公众号】谁知道一个连设计师工资都不付的公司,做出来的产品的质量行不行呢:)?

豆花现在超级伤心……希望别的画师小心一下这家公司…………

真心的跪求扩散了

以及原谅我不知道打什么tag

那些喜欢梁山和张日山的小仙女,可以不打沙海的标签吗?剧版沙海标签欢迎你们(๑˙ー˙๑)。让我们和平的一起追剧

看了今晚的更新我彻底佛了,黎簇进入汪家总部,苏万拜师,杨好决裂,吴邪进藏,戏份竟然都没玛丽苏谈恋爱多!(●—●)我现在就一心磕小三爷。(如果特别出演戏份都这么多,那把三叔和小花落下的戏都补回来)

大小姐把枪塞在会长手里时,我只关注王老师的手好漂亮!(ಡωಡ)

今晚梦瑶的智商又创新低!→_→

那啥(●—●),脑补誉王和狄仁白,梅长苏和易小川,还吃了谢玉和陆雪琪的安利

动画版的双一太可爱了!(≧ω≦)

今天终于意识到脑残的真义。一个人不尊重死者,对毒品持肯定态度,还教唆粉丝,侮辱女性。不要跟我说这些都是黑子😓,歌词是他唱的!话是他说的,都有截图,别跟我说知错能改,谁都会犯错,他涉及的都不是年少无知可以代过的,而是思想深处的对女性的不尊重。(关于他插足他人婚姻的事,我无立场可以批判(눈_눈))。
  现在竟然还有人为他洗白,说他是人红是非多,呵呵(●—●),有图有视频,还有歌作证,说他的哪一点说错了!

首先对不起发跟tag无关的事。网易云音乐到现在还有这样的文章,让我感觉很无力😔